歡迎訪問古典文學網,祝您閱讀愉快! 古典文學網交流群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 國學文化 > 文化雜談

北宋男神作家秦觀:有人贊他文壇仙藥,有人罵他愛情砒霜

作者:小燈泡來源:大櫻桃與小燈泡發表于:2020-01-16 21:33:54閱讀:

北宋男神作家<a href=http://www.306978.buzz/songci/qinguan/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秦觀</a>:有人贊他文壇仙藥,有人罵他愛情砒霜

他是北宋第一夢中情人。

男神,作家,超級IP,新科進士,緋聞天王……

千百年來,蘇軾夸他有「屈原、宋玉之才」,黃庭堅贊他「國士無雙」,全國女文青們集體拜倒在他的石榴褲下。

自古才子多風流。

有人笑他癡情,有人怨他薄幸。有人贊他文壇之仙藥,有人罵他發妻之砒霜。

他叫秦觀,字少游,一個黑白難辨、五十度灰的大詩人。如果這個名字你不眼熟,那么他筆間文字,起碼在某個瞬間,撩撥過你的心。

纖云弄巧,飛星傳恨,銀漢迢迢暗度。

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夢,忍顧鵲橋歸路。

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

01

秦觀是個浪子。他的情詩,就是一部撩妹簡史。

身為文豪蘇軾的首席大弟子,他天生長了一張豪放派的臉,絡腮胡,瘦高個,堪稱藝術范的美髯公。

偏偏呢,少游君又生了個多愁善感的性子,寫的一手婉約詞。平日里,他最擅長為妓女量身填詞:像什么玉娘、碧娘、心娘,被他一翻牌,全都秒變紅人,風頭無限。

舉個例子。

某年某日,日色佳,風微醺。秦觀途經紹興,偶遇一個小歌女。倆人許是看對了眼,愛意萌生,迅速跌入瓊瑤模式。

告別之時,少游君淚涔涔,步難移,邊哭邊寫,來了首《滿庭芳》:山抹微云,天連衰草,畫角聲斷譙門。暫停征棹,聊共引離樽……

這可不得了!連一夜情都那么走心,何況做他的紅顏知己?此番手筆,在當時驚起千層浪,一舉摘下年度金曲Top1。

文壇大腕們紛紛跟貼,各路小迷妹更是眼冒桃心。蘇軾見了,羨慕嫉妒牙癢癢,忍不住懟他,“呔,不意別后,公竟學柳七作詞!”

自此,秦觀有了新綽號——“山抹微云君”。

除了報答迷妹,睡個覺,簽個名,填個詞。秦觀牌的糖衣大炮彈,還有VIP限量款。

瞧瞧那《水龍吟》,他算煞費了心,竟然將小女友樓東玉的名字都嵌進去——“小樓連苑橫空”、“玉佩丁東別后”。

再說名妓陶心兒,待遇也不差。秦觀在《南歌子》中,把她當成謎面,藏入詩句,“天外一鉤殘月,帶三星。”謎底嘛…不用猜,就是“心”字。

高手真是高手。

多情如少游,他為每一次動心,都注入了愛意,售后服務也做得極好——所以他的偷情日記,永遠主角難猜、爛漫而朦朧。

02

不過,古之傷心人,究竟篤于深情有幾多?

要知秦觀這家伙,可是19歲就結了婚。然而,他筆下情詩一百首,卻無一次提及發妻徐文美,反而,都是在謳歌夜總會小姐們的美顏。

錢鐘書先生就很毒舌,他一針見血指出,秦觀之詩,分明是「公然走私的愛情」。啥叫公然走私?自然是大喇喇搞婚外情唄!

這還不算渣!毒G窗新話》曾記錄一則風流韻事:

彼時秦觀在京城,參加某高管Party,主人派寵姬碧桃前來勸酒。秦觀一看,哇真是百聞不如一見的大美人啊!

碧桃對他也有好感,笑道:“今日我為學士拼得一醉!”說罷,拿起大酒觥一飲而盡。

見美人如此青眼有加,秦觀的荷爾蒙飆漲,趕緊賦詞一首《虞美人》:

碧桃天上栽和露,不是凡花數。亂山深處水縈回,可惜一枝如畫為誰開。

要是翻譯成白話,這詩實在酸味十足。

咱們秦公子看上了碧桃姑娘,垂涎眼熱,卻沒法橫刀奪愛。故只能嘆罵一句,“真是可惜咯,鮮花插在牛糞上!”

不必說。秦觀是風流的。

生性使然,環境使然。唐宋文人,大多如此,倒也不能苛求他一人免俗。

所幸的是,他與妓女相處,并非“你獻唱獻身,我買春贈詞”般高高在上。而是憐愛傾談,惺惺相惜。

那種告別舊愛又來新歡的渣男行為,發生在秦觀身上,竟然被賦予了合理性:

他擺脫一般文人士大夫的偏頗,與妓女們達到了真正意義上的「心貼心」。

如此一來,“白首不相離”,成了愛情的幸存者偏差——這些才子佳人們,自有風流韻事代代傳。也莫較他真,也莫管他假。

03

都說情場若得意,官場就倒霉。秦觀這家伙,就是絕佳印證。

他的仕途,向來只有兩種走勢——起落落落落,升貶貶貶貶。

身為 “蘇門四學士”之一,秦觀這輩子,命運是隨蘇軾而浮沉的。他因蘇軾的知遇而名動天下,也因蘇軾的牽累而成為舊黨中人。

在宋朝,混圈子是一門高深莫測的學問。偏偏秦觀是個直腸子,嘴炮力Max,非得翹起自己的小辮子,送給敵人去揪。

1094年,新黨火速上位,舊黨的噩夢便來臨了。46歲的秦觀叔叔被逐出朝堂,先貶為杭州通判,旋貶處州酒監稅。

后來呢,連抄寫佛經都成了不務正業的罪證,他被除掉官職俸祿,扔到了不毛之地,郴州。

都說中國文人傷心的母題無非兩個——做不成官和泡不到妞。

求職無門,泡妞沒錢,那怎么辦呢?秦觀心想,算了算了,老子不玩兒了!于是乎,他開始沉浸下來,借筆畫心,煮字療饑:

霧失樓臺,月迷津渡。桃源望斷無尋處?煽肮吗^閉春寒,杜鵑聲里斜陽暮。

驛寄梅花,魚傳尺素。砌成此恨無重數。郴江幸自繞郴山,為誰流下瀟湘去。

到底是個憂郁美大叔。處境會變,骨子里的文藝仍在。秦觀把怨憤和離愁,砌成了磚、砌成了墻——反倒贏得一票讀者。

下層文士們邊默讀,邊灑淚,直呼太戳心。蘇軾讀罷,更是忍不住點贊、打賞、轉朋友圈,配文說,世上一萬個才子也比不了一個秦少游!

漠漠輕寒上小樓。曉陰無賴似窮秋。淡煙流水畫屏幽。

自在飛花輕似夢,無邊絲雨細如愁。寶簾閑掛小銀鉤。

只可惜。詞寫了一首又一首。淚灑了一行又一行。秦觀再也快樂不起來。

那個“揮毫萬字,一飲拼千鐘”的少年,終究還是不見了。他藏匿在慢詞、小令和閑愁苦悶背后——

一次又一次重復,被逐人的苦楚,失意者的悲吟。

04

1100年,哲宗去世,徽宗繼位,大赦天下。

秦觀接到上頭電話,通知他回京當官,速速返程。彼時,秦觀已年過半百,頭發花白。八月到達藤州,他的身體越發虛了。

“春路雨添花,花動一山春色……”,華光亭之畔,他邊賞景,邊嘮嗑,獻寶似的向客人吟詠起,那首夢中所得的《好事近》。

念到一半,口渴了,秦觀喚來侍從,索水欲飲。只可惜,水來了,他卻閉目合眼,含笑而逝。

那年,秦觀52歲。

蘇軾聞訊后,“兩日為之食不下”。不勝悲嘆道:“哀哉,痛哉,世豈復,有斯人乎!”

舊日的紅顏們,也紛紛得知少游之死訊。

有一長沙歌伎,是他鐵桿粉絲。得知噩耗,悲痛欲絕。干脆披著孝衣,奔波幾百里,趕到騰州吊喪。

當她見著夢中的戀人,繞棺三周,一時無語凝噎。末了,竟一聲慟哭而亡……

“家鄉在萬里,妻子天一涯。孤魂不敢歸,惴惴猶在茲。”

“昔忝柱下史,通籍黃金閨。奇禍一朝作,飄零至于斯。”

這首挽詞,早在廣東雷州時,秦觀便親筆寫下。誰知一語成讖,幻成了真。

他這一生吶,天真但不放蕩,多情卻有真意。

終究是傷心人,寫傷心事。

浮生恰似舟上客。

而如今,碧野朱橋當日事,君不見,水空流。

后人只道是:

“風流不見秦淮海,寂寞人間五百年。”

發表評論登錄后發表評論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。]有帳號?[立即注冊])
  • 驗證碼:
  • 最新評論(共有 條評論)

    查看所有評論

    猜你喜歡
    相關欄目:
  • 文化雜談
  • 經典文摘
  • 文學知識
  • 傳統文化
  • 傳統節日
  • 風云人物
  • 國學資訊
  • 儒家
  • 道家
  • 墨家
  • 法家
  • 捕鱼大师怎么找不到了